656、得偿所愿

猎谍 隐为者 3162 字 6天前

华亭站不可能说永远都只是楚牧峰和华智武两位站长。

毕竟这里的领导班子是要配备齐全的,而会配备的副站长军统局总部肯定是想要对站长有所制约的。

保持平衡是军统局总部的希望。

谁强势就制约谁。

但现在是这样吗?

华亭站谁强势?

自然是楚牧峰,而现在过来的林忠孝非但是没有说要制约他的意思,反而是越发谦卑的听命行事。

这以后的华亭站难道说还能被华智武控制?

甚至就连现在华智武都只能是靠边站,当个名义上的站长而已。

刘劲松分析出来这个后,心中顿时有了底气。

……

站长办公室。

楚牧峰和林忠孝联袂而至,华智武连忙站起身迎接。

他刚刚回来,还不知道楚牧峰已经回来的消息。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楚牧峰过来,那么自己就要笑脸相迎。

“牧峰,你这是刚回来吗?”

华智武笑着问道。

“对!”

楚牧峰在华智武的招呼中,在会客区坐下后,便目不斜视的看过来,淡然说道。

“站长,我这刚回来,怎么就听说情报处的工作交给了董宽,而处长刘劲松被你下令停职了?”

“我觉得这个处理有点过了,不利于情报处的工作继续进行,你觉得呢?”

我觉得?

我觉得你就是故意这样问话,是明摆着挑衅的。

华智武没想到楚牧峰刚回来,找上自己说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

这件事是他行使权力下达的命令,可现在看来楚牧峰并不认同。

恼怒吗?

那是肯定的!

华智武心中充满着一股怒意,换做是谁被这样挑衅,都肯定不会乐意。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控制住着自己情绪,慢条斯理的说道:“楚副站长,这件事是有内情的,刘劲松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不遵守咱们华亭站的规章制度。”

“什么规章制度?”

面对华智武嘴里说出来的楚副站长,楚牧峰就知道对方是要公事公办了,这样做最好,他也省的和你在这里胡搅蛮缠。

“我只想知道,还有什么样的规章制度能够比救人要重要?要知道那些可都是咱们的同胞,是党国治下的老百姓。”

“要是说咱们这些当兵的见到他们即将被杀都不去营救,那他们还有什么希望?还能指望谁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

“华站长,我觉得刘劲松的做法是对的,是无可厚非的,即便是有些违背了规章制度,也是在情理之中的范围内。”

“你觉得呢?”

这就是楚牧峰表明的态度。

你不是说要拿下刘劲松吗?

好,我就这么力挺,他早就是站到我这边的人,你却是一声不吭就想要拿下来,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你是站长不假,我尊重你,你才是站长,不然你这样的站长在我眼里狗屁都不是。

强势跋扈?

楚牧峰就是这样做的,也是没有想要遮掩的意思。他来华亭是要和岛国特高课对着干的,但这不是说在这之前就不用担心自己人的明枪暗箭。

华智武就是身边的一颗钉子。

楚牧峰迟早要拔掉!

而在拔掉前,楚牧峰就是要通过刘劲松事件,向华亭站所有人宣告一件事,那就是他的人只有他能动,没有他的准许,天王老子都不能动。

华智武更不行。

华智武心中如同掀起了一场狂风骤雨,他真的是对楚牧峰恨得牙根痒痒。

楚牧峰是立下过很多功劳,要不然怎么敢这样和自己叫板。

可你要清楚,我好歹是这里的站长,你怎么就敢这样一点颜面都不给我留?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当面挑衅!

没看到旁边还坐着一个林忠孝的吗?

再说你回来就将刘劲松官复原职,那我之前的命令算怎么回事?

就当是个空话吗?

要是真的这样做了,我的威信瞬间就会下降到谷底。

楚牧峰,你这是要往死的坑我吗?

华智武深深呼吸一口气,面对着林忠孝突然说道:“林副站长,你也来咱们华亭站有几天了,刘劲松的事情你也是清楚的,你来说说,这个事情我处理的不对吗?”

“难道说陆劲松犯错后,就不应该受罚吗?你的意思呢?”

拉林忠孝下水?

搅浑这潭水?

楚牧峰心底嗤之以鼻,但脸色却是无动于衷。

华智武,你打的倒是好算盘,可你千算万算都不会算到,林忠孝会空降到这里来,压根不是说为了制约我的。

林忠孝多聪明的一个人!

他能够在程前胜那种人物的威慑中,都能做到坦然不惊的在北平站中混着,那就不是华智武三言两语就能下套的。

这样的问话,放在以前,他是肯定会想办法的瞎掺和,然后顾左右而言他。

但现在却不会。

楚牧峰都已经这么明白着开炮,自己还需要躲藏在后面吗?所以说他微微一笑,无所畏惧的回视着华智武的目光。

“华站长,我觉得楚副站长说的对,就刘劲松的事情你做的有些太过仓促,我建议即刻恢复刘劲松情报处处长的职位。”

轰!

华智武的脑海宛如被一记闷锤击中,脸色唰的阴晴不定的闪烁着,看向林忠孝的眼神充满着质疑和微怒。

怎么会这样?

你林忠孝好歹也是堂堂一个副站长,是和楚牧峰平级的,怎么就能说出来这种话?

我这是在帮你好不好?

只要你站在我这边,那么这事不但我不用丢失威信,你的威信也能借着这事树立起来,你何至于这样没有骨气的捧楚牧峰臭脚?

莫非这个家伙的到来不是为了制约楚牧峰的?

看来这事背后是有内情的。

华智武想着自己必须尽快搞清楚这事,然后控制住情绪后,便冲着楚牧峰说道:“既然两位副站长都是这个意见,那么我也从善如流吧。”

“从现在起,恢复刘劲松的职务,让他回到情报处,负责那里的工作。但董宽目前负责的事情,就由他继续负责吧!”

真是老奸巨猾的东西!

华智武这招也够狠辣的,见招拆招的本领是玩的炉火纯青。

他看似是丢了份儿,但实际上却是获得了利益,毕竟他将董宽给安插在情报处。

只要董宽有能力,是能在情报处那边重新拉起来一支力量的,那样也算是对刘劲松有所制约。

而且就这样的事情,楚牧峰和林忠孝还真的是没有办法反对。

你拿什么反对?

你们那样削弱我威信的事情都做出来了,难道说我就不能提出点自己的意见?

何况我这样的意见还是在原则范围内,你们要是说连这种事都要去管去阻扰,我就要和你们好好掰扯掰扯。

“那就这样吧!”楚牧峰没有意见的站起身来。

“我也没意见。”林忠孝亦步亦趋。

“楚副站长,你这趟出去挺辛苦的,既然回来,那咱们晚上出去吃顿饭吧,我给你接风洗尘。”华智武微笑着说道。

“华站长,我这边还有好多事情需要处理,何况现在是非常时期,吃饭就免了吧。”楚牧峰摇摇头委婉的拒绝掉。

“你说的对,那咱们就以后再说。”华智武平静说道。

“好!”

楚牧峰和林忠孝走出了办公室。

等到两人离开后,一道身影在拐弯处出现,然后很快就走进了办公室中,站到了华智武面前。

他就是魏大宝。

楚牧峰回来的消息,魏大宝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只是没想到楚牧峰刚回来,就带着林忠孝前来找华智武,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他现在想知道结果如何。

“站长,楚牧峰和林忠孝过来是做什么的?他们不会是为了刘劲松的事情来的吧?”魏大宝露出着好奇的表情问道。

“还能为什么事,不就是这个。”

华智武有些心气不顺。

“结果呢?”

“结果就是刘劲松官复原位,董宽继续负责现在的工作。”

华智武说到这个的时候,嘴角忽然间勾勒出一抹玩味笑容。

“恭喜站长得偿所愿。”

而在听到这话后,魏大宝立刻笑容满面的说道。

恭喜?

没错,就是恭喜。

在做这事之前,华智武是比谁都清楚,这样做是没有可能成功的,只要楚牧峰回来,刘劲松就必然是会官复原职。

所以说他最开始就没有想要拿下刘劲松,不过就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将董宽提拔起来,作为自己的一根刺,扎进情报处。

事实证明华智武的想法是对的。

一切都在按照他的所思所想进行,最起码到现在的结果是他很满意的。看似被羞辱的威信,其实因为董宽的站稳脚跟而被忽视掉。

威信?

我是会在意这种事情,但可惜从楚牧峰来到华亭站后,我的威信早就被他荡空,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去管这个。

一切都不如实打实的好处来的更加诱人。

“你去秘密见董宽,就说我这里已经把事情做好,场面给他布置出来,能不能在情报处发展壮大,就要看他的本事。”

“他要是说能做成,我会扶植他成为处长,要是说做不到的话,就等着被一脚踢开吧!我这里不养吃闲饭的!”华智武淡淡说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