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非要去太一观讨个说法

宋舒扬围着茅坑转了一圈,这地方看上去像是茅坑不假,但是一点都不臭。

可,就算宋舒扬仔仔细细观察,发现这里还是一个茅坑啊!

“兴许,这不是一般的茅坑,你也知道的,在茅坑这种污秽之地,是不可能出现灵气的,这一点,修炼之人都很清楚。但是你看,这周围的灵气几乎是要肉眼可见的浓郁了,想来必定不简单,可能人家真不是茅坑。”江离解释了一句。

只不过这样的解释,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说服自己。

此地的确透着古里古怪,而且并不是自然形成的,倒像是人为自己建造。

这些奇怪的花花草草,江离也认不出来,他对花草没啥研究。

至于花海中心这个像是茅坑的地方,其实应该不是茅坑,但也不知道拿来干什么的,只是一个巨大的坑,里面灵气充裕。

“管他这么多干啥,你进坑里去,我给你把守起来。如果有人来,我会给你挡着。而为了以防万一,你自己还是布置一个简单的阵法,至少能够保护你的。”宋舒扬认真道。

比起这个什么不确定的地方,他更在意的是江离的修为能不能及时提高。

很简单,江离的命更重要。

江离思考了一下,也觉得这样的地方对他来说比较好,主要是也怕过了这村也没这个店。

“行,我先布置阵法,然后就进去。”江离点点头。

管他什么茅坑不茅坑的,只要能够提高修为,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得到江离的回答后,宋舒扬提剑便围着茅坑四下巡视起来,他要给江离排除一切不安全的隐患。

这边江离已经开始了,他将自身的道气全部游走于全身,运转了几个周天。

已经到了正午,正好是阳光最盛,灵气最足的时候。

原本江离预计自己是要经过半天的功夫才行,没想到只是一个时辰过去,他便已经开始收工。

不得不说,能够找到这么一处灵气充足的地方,的确是太好了。

又过了一会儿,江离收工,撤了结界。

“老宋,辛苦你了,我们走吧。”江离笑了笑。

宋舒扬也松了口气,他感觉江离的修为又凝实了一些,纵然是没有提高一个境界,但也算收获颇丰。

“成,那咱们走吧,只是这个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专门弄的,咱们这样一走了之,会不会不太好啊?”宋舒扬现在才想起来这个问题。

至于这个问题,江离其实早就已经想到了。

刚才江离在收工的时候发现,这个所谓的茅坑,其实并不是天然形成的,应该是有人做了什么,才会导致这个坑里面的灵气这么充足。

现在他在这里修炼,将灵气给消耗了个干干净净,现在茅坑也很干净,好像是有些不太好。

“我在坑里留下了几张符纸,也算得上是上品的,希望能够补偿一下。”江离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我也没有想到,灵气会被我吸收干净,我再留个信吧,这片花海应该是有主的。”

“这也行,你的符纸这么珍贵,相信对方也不算太亏。”宋舒扬赞同道。

等做完了这些,二人也离开了这个地方。

在他们离开后不久,一个白衣身影翩然而至。

这个白衣身影,是一个长相绝美的女子,她脸上挂着浅笑,在花田上空不断飞舞。

忽然,她感觉到了异常,便朝着先前向缺和宋舒扬认为的那个茅坑飞过去。

等飞到茅坑,看到现在一点灵力都没有的茅坑,她的气息变得狂躁起来。

“该死的,是谁耗尽了我灵泉的灵力,我这是要用来渡劫的!”

女子大吼,身体化作一只巨大的蝴蝶,暴躁地围着茅坑,也就是女子嘴里的灵泉飞转。

飞了好几圈后,大蝴蝶又重新化为女子,落入灵泉中,里面有几张纸。

女子捡起最面上的一张纸,打开了看。

“不知是哪位道友特意弄了这么一个充满灵气的坑,我因为突破修为,而使用了里面的所有灵气,所以特意留下几张符纸给道友,希望能够帮助道友一些忙。若是以后道友有需要,不妨寻我,我来自太一观,名唤江离。”

看到这里,女子冷笑了一声。

“我说谁这么大胆子敢来我的地方闹事,原来是太一观的人,陆鼎生啊陆鼎生,这个叫江离的小子,是你的后生晚辈吧?”

原来,这个蝴蝶化成的女子,竟然还认识陆鼎生和太一观,看来她与太一观也着实有些渊源。

女子说完,伸手将江离留下的另外几张符纸给拿了起来。

原本她只是想看看,江离留下的是什么符纸。

结果就在她拿到符纸的一瞬间,所有的符纸全部都爆炸开来。

“轰隆隆!”

一道道雷电从天而降,狠狠落在女子的身上,女子立刻起身躲避,却狼狈不堪,还是受了伤。

受了伤后,女子也怒了,“江离!”

好个太一观江离,竟然还敢用雷符暗算她!

其实这一点真的就误会江离了,他本来想的是用自己最厉害的符纸给人,也算是多还点情。

毕竟,他的符纸比起他所用的灵气来说,实在是算得上不值一提。

结果没有想到,这个灵泉的主人,竟然是一只蝴蝶,也就是妖物这一类。

这一类的妖物在碰到江离的雷符过后,自然会直接爆炸开来。

所以,才会有这么一幕。

女子怒不可遏,觉得江离不仅是偷了她一个灵泉里面的所有灵力,甚至还敢来暗算她,简直是不知死活!

“太一观,陆鼎生,江离,你们俩给我等着,等我养好伤,非要去你们太一观要个说法!”

女子怒吼一声,身体化作一只巨大的蝴蝶,往另外一个方向飞去。

还好,她可不只是一个灵泉,还有别的灵泉。

如若不然,她现在就循着气味去追已经离开的江离了。

没关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既然都敢报出自己师门的名号了,那她也不会让他失望!

走在前方的江离,忽然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