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十二卷总决式

终究还是明王相的敦煌君先缓过气来。

微微抬起拈花的佛手,缓缓吐出一气。

只见的这如胎藏一般,竟然是内伤全去,看来明王在这佛国之中却是强的不讲道理。

就在刚刚的上一刻,却是依旧是双方互换一招,两大宗师被震伤吐血,眼见威武明王也是呕血了,却在挥手调息压气之间这伤便好了,这佛国中虽然被打坏了不少塔林梭罗树,但是依旧是佛国圣景。

此刻的三大武道心流宗师也是已经中招数次,人人皆是带伤。

其中三人之中以流云手楚离骚内伤最终,其次便是正面换过一招被点透气海了半步崩宫无垢,这位老太监一般的老猴身材的大宗师一身功夫俱是硬碰硬。受伤最轻的是鬼八卦鬼若梅这位绣娘装扮的大宗师,此刻也是额头微微有不少汗珠了。

但见得这会儿这明王以拈花佛手微微压气内伤俱去,三人对看一眼亦知道在这佛国中是消耗不过这上身敦煌君的明王的,眼前这一位光明教主虽然并未运转剑阵,只是以精纯的佛式法印对战,但是给三大宗师的压力并不轻松。

原本三人只觉得光明教主剑法是一绝,怎么也没想到这传闻中比自己三人少了百十来岁的少年郎自创的这般若忏也这般厉害。

此刻再要动手却是鬼若梅身形一绕拦住了楚离骚和宫无垢两人。

微微拱手道:“光明教主原来不仅剑术厉害,原来佛法亦是精深。只是不知为何宁可和我等三人战到此刻,也不愿给我等三人一个面子,堂堂至尊对魔宗首徒出手确实不该,不过刚才也是护女心切才冲动了,还望教主慈悲揭过算了。”

敦煌君的脸面的威武明王嘴角微微漏出一丝嘲讽,反问一句:“前辈啊!好歹也痴长在下百多岁,殊不知世间事不外乎是非对错四字,他的女儿是女儿,我的徒弟便不是徒弟了嘛!那要不要我也把他家小辈杀个干干净净了,再请出一位长辈要他慈悲为了正魔大局揭过此事。”

未等三大宗师和场外观战诸人消化这一句的信息。

这威武明王又是一句:“手上见真章吧!三位前辈若是不能取胜,还请对场边被你们漠视的晚辈道歉一句,他才是受害者。你们从头到尾漠视他命悬一线的危机,大言不惭要一个面子,称呼一声前辈也真是羞对“前辈”二字。”

话音一落却是身上佛气浩荡,然后再次手指拈花,在那虚空之上的万字经墙上再次摘字。

此刻却是威武明王相显得器宇轩昂,像是没把三位武道宗师放在眼里。

语漏豪气道了一句:“明王不动印。”

话音刚落却是在这明王身前再现五尊明王虚影,随即由虚化实。

德昭老夫子心中一愣,这五尊明王虽然离星河大战时的不动尊差的还远,但是能由虚化实就说明这五尊至少都是五位陆地神仙的一击。

对面的三大宗师见状,皆是翻掌提元,各自出一浩大招式,并且气和一处。

“灵熊修身”

“搬拦捶”

“闭门推月”

两边气劲冲击,轰然一爆。

却是三大宗师倒飞而回,落地皆是呕血。

鬼若梅对着乞丐模样的楚离骚问了一句:“太极玄,你还可以吗!”

后者诚然点头,意思是虽然再次受内伤,但是还能再战。

三人抬眼却是见得那威武明王受到浩大气劲冲击,就是身前一尺出就出现了无形鳞甲一般的气罩,随即却是被冲击晃动,就像是个不倒翁一般,虽是晃的厉害,但终究是明王不动如山。

随即头上再次出现那万灭心钟,钟声一响便再次原地定立。

就在此刻却是那威武明王一顿足,身作踪云之

姿,微微悬空。

空中颂了一语:“吾佛照灯印”。

再次佛手捻取经文。

便见得此次却是摘取了众多经文,就见得灯印压落,被摘取的经字纷纷化作慈眉菩萨,又或是化作怒目金刚,庄严非常形成一面佛壁。

中间一尊释迦如来相,身边四大菩萨,环绕五大明王。

此刻地上原本散落的先前对照打散的法印经文却是再次化作点点佛气融合进那经墙。

就在此刻见机不对,却是半步崩天宫无垢提起全身真气拳罡立身站定。

再次进到那种拳无拳,意无意,无意之中是真意的入道拳境中,一声轻叹:“三回九转是一式。”

鬼若梅见状却是不得不左右同运了一招“叶底藏花”,楚离骚见状亦是无奈再次提元“浩气归元”。两人却是后发先至把两大罡气融进宫无垢那雄壮无匹的一式之中。

就见得本来融合了形意之精髓的这一团罡气却是再次增大,就是陆地神仙之躯也不见得能承受的住这一击。

这一刻却是见得对面半空的明王却是微微一推手。

已经化作一面佛壁的一佛四圣五明王不论是慈悲如故还是金刚怒目却是泰山压顶一般压下。

宫无垢却是双拳击出,把这浩大罡气化作白虹一气直冲佛壁。

却是在半空就是轰然爆裂。

那庄严非常的佛壁化作金光碎末散落在佛国之中。

那白虹也早已不见,却是三大宗师这次却是呕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却是那空中明王此刻却是刚好落地,巨大冲击来临依旧是微微一抬手,头上万灭心钟化作一面经墙,被冲击的整个如不倒翁一般晃了一晃。

却是听闻身后远处的佛国轰然一爆,塔林毁坏一大片。

场外的温侯陈某人却是一声赞叹:“那明王端的是明王本相不动如山。”

这话却是就在德昭老夫子身边说的,德昭老夫子不得不小声回了一句:“本相非相,明王身处佛国,早已立于不败之地。”

至尊陛下闻言轻问一句:“夫子,如此说来三大宗师这时要输。”

九门大将军温侯摇摇头道:“早就输了,听得夫子言下之意是不能脱身佛国,便是输定了。”

德昭夫子微微点头,却是沉默不语,心中想的却是自己那位侄儿敦煌君准备如何处置三大武学宗师。

就在这一刻却是见得那明王口角虽然微微见红,却是再次微微一挥手压气,俱是内伤尽好。

见得这样却是鬼若梅这位女子宗师终究是女子心细,虽然已经重伤却是问道:“好一个心中佛国。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佛国不灭,明王便不伤是这道理吧!”

“可惜你们知道的有点晚!”

轻蔑一语,然后却是这威武明王一顿足再次踪云升空。

压根没有给三位武道宗师有机会破坏佛国的一切。

然后便见得这明王双手佛印连连如摇手花,却是身后那虚影的世尊如来相由虚影凝结成实,却是整个法相后燃烧一轮大日。

随后西方阿弥陀佛,东方之药师佛亦是开始凝成两尊圣影。

随即下一刻又见世尊如来相之上出现一尊佛乃是燃灯古佛。

世尊如来相之下亦是出现一尊弥勒的虚影。

这两尊一出现却是不仅是整个佛国空间显示静止了,然后岁月长河都静止了一般。像是绕过了佛国所在。

因为西方阿弥陀佛与东方药师佛出现的时候整个佛国空间便静止了。

就在这一刻却是那威武明王手中捏住不动根本印,空中静静说了一句:“其实金刚摩诃般若忏还有一招总决式从未用处过

,用来为三大心流宗师送行再合适不过了。”

随即诚然念叨:“御五印—定四证—归般若。”

随着这一声法语,却是整个佛国之中亮起一点点的金色佛气,每一点便化作一个金莲,这莲花足足布满整个佛国。

三大心流宗师看到布满整个佛国的金色莲花皆是明白这已经无生机的道理。

没想到没想到,一个强要面子把自己三人搭上了这生死斗,败的当然,死亦是当然。

要三大宗师摇尾乞怜乞求活命,三人皆是做不出这种下做事的。

就在这一刻那明王还颂:“御五印·定四证·归般若·金刚萨埵万莲忏!”

刚刚念金刚萨埵的时候却是高空之中传来两声佛号:“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随即却是一座七层浮屠从只有水瓶大小,然后进入佛国化作一座七层浮屠。

在破开佛国天幕处随即掉落十二个棋子般的石墩,随即还有一本书册,然后便在下一刻这十二枚石墩与书册化作一座书山,隔开了威武明王与三大心流武道宗师。

随即却是空中再次出现一枚鸡子大小的黄色丹丸,进入佛国却是便化作一股浩大的黄庭之气。随即围绕着书山落地生根,然后肉眼可见下这黄庭之气在书山之上化作天上白玉京,起的十二楼还有五城皆是绕着书山而立。

随后那七级浮图亦是出现在书山之上。

出现的这四间三教法宝却是算的三教不多见得秘宝了。

这学海书山的书山便是这书册,那十二个石墩乃是石鼓文的经书,又称石经。

七层浮屠不多说乃是释教少有的现世的了秘宝。

那一枚鸡子乃是大黄庭,不然也在这佛国之中化不出白玉京十二楼五城池。

等这些都出现了,却是那随着明王运转出现的万朵金莲复归佛国地脉。

敦煌君知道自己化现不出那未来之弥勒佛,被打断了过去未来禁锢岁月长河,只有的佛国空间现在被这三教至宝镇压已经不足擒拿三位武道宗师了。

下一刻就见得天幕处传来嘶哑佛语:“还请给老僧几分薄面,或是改日让魔君讨回去也可。今日放过这三大心流武道宗师,儒释道三教尊长皆在此处。若是这一招万莲忏打出来,就算是有四灵大阵镇压也阻挡不了洛阳地气翻复,弄不好灵气混乱便山河崩陨了。”

这时候就听见一个道人语:“好厉害的后辈。”

随即却是手中太乙拂尘摇动,几根拂尘穗进的佛国化作白练一样卷走了三大武道宗师。

敦煌君心知阻挡也是无用,自己就算以大天人的陆地神仙境界也留不下三位武道宗师了,这书山浮屠白玉京出现便说明是三教尊长一级的大修士,要想不暴露自己这伪装的光明教主的身份必然不能全力出手,与其暴露拿下三个无关紧要的三大心流宗师,不如见好就收下台阶。

随即却是一个儒生声音说道:“承情了,至于这至尊陛下一时情急出手向后辈出手还请一并揭过,我等已经听闻值守此处的三位师兄弟说了来龙去脉。”

明王相的敦煌君此刻却是有些气愤,但是四大法宝镇压佛国也是无可奈何,却是眉角一挑朝着那佛国上空裂缝处问了一句:“怎么儒教的前辈不论是非依旧要贩卖冷猪头肉。”

这一句却是洛阳城中观战诸人皆是听得清楚。

这位未现身的儒家圣人却是一时语塞。

沉静半响却是又问了一句:“小辈,那依你说当如何。”

随即没等佛国的敦煌君说话,那个声音边自言自语道:“不妥不妥,要你说的结果便是你都准备把三大宗师一招在佛国之中干掉的。你这后生也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